川酒网川酒网川酒网

“浓酱双优”战略下 川酱能占几分天下?

2021年,“酱香热”如火如荼,四川省恰在此时发布《推动四川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明确提出川酒要发挥全国唯一“浓酱双优”的优势。

在地方政府的鼓舞下,“川酱”开始了新一轮投资热与发展热。对于已经占据“天下之半”的川酒产业来说,酱酒究竟能够在未来起到多大的作用?

01、川酱已经拥有了一小半天下?

其实,早在2021年之前,四川地方政府已经逐步对“川酱”产业升温。

2019年11月,四川、贵州两省政府签署“1+8”合作协议,共同打造以赤水河流域为核心的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,共同描绘中国酱酒发展蓝图。

除了省级层面的规划之外,地市县级政府、企业层面针对酱酒产业的发展规划也有相应动作。

2020年,四川古蔺县政府提出“打造酱酒产业发展集群”,重点发展茅溪、二郎、太平优质酱酒生产区。

当年6月,郎酒发布《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》,要与茅台、习酒等赤水河沿岸企业一起打造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。

一步一步,从打造与贵州相邻地域的酱酒产业,到升级至“浓酱双优”的全面战略,四川省对“川酱”的重视程度无以复加。

那么,目前川酱在整个川酒中所占几何?

先从整个川酒来看,数据显示,2021年全国白酒规上企业完成销售收入为6033.48亿,川酒营收3247.6亿元,占比已达到57.2%;从产量上来看,2021年白酒行业规上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715.63万千升,同比下降0.59%;2021年四川白酒产量为381.2万千升,同比2020年增长3.7%,在全国白酒产量占比已达到53.26%。

可见,无论是营收还是产能,川酒均占据了中国白酒产业的“半壁江山”。

从单项酱酒产业来看,2021年,我国酱酒总产能约为60万千升,其中,贵州产区35万千升以上,四川则可达25万千升以上,其他酱酒产区合计5万千升左右。

这样看来,川酱占据了我国酱酒业产能的41%左右,仅次于黔酱。川酱产能相当于黔酱产能的71%。

川酱营收和利润方面,目前欠缺具体数据。但是无论如何,川酱已经成长为仅次于黔酱的规模。

按照2021年数据计算,川酱的产能在川酒整体之中约占6.6%左右,营收占比不详。

2021年,我国酱酒行业实现销售收入1900亿元,同比增长22.6%,约占我国白酒行业销售收入6033.48亿元的31.5%。这其中,川酱占比同样不详,但是按照一般酱酒业的产值来估算,其带来的营收和利润应当高于同等规模的浓香酒。

02、“川酱”进退之间

观察川酒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即“六朵金花”。

2021年,五粮液实现营收662.09亿元,泸州老窖营收206.42亿元,舍得酒业49.7亿元,水井坊46.3亿元。

这四家川酒上市企业的营收规模为964.511亿元,加上剑南春、郎酒两家未上市的“金花”,六朵金花营收总额应该在1200亿元以上,几乎占据了当年度川酒营收额的近四成。

“六朵金花”大部分曾涉酱,但是面对时势变化而进进退退。

五粮液曾开发过永福酱、15酱等品牌,也一度将酱酒产能提升到1.8万千升的庞大规模,一度是川酱的领头羊。不过其后,随着银基的亏损,永福酱声势不再,15酱则一直低调。

泸州老窖则在本世纪初期,通过控股形式兼并了武陵酒来发展酱酒,不过早早介入却未能趁上酱酒热潮,随后退出了事。

水井坊则是在酱香热达到高潮之际,试图通过合资的形式在茅台镇发展酱酒产业,不过随后合作中止,其暂停涉足酱酒领域。

舍得酒方面,曾以“吞之乎”试水酱酒,不过其后因为舍得力推“陈酒”概念而将其导入“陈香”。

六朵金花中,坚守酱香领域且不断扩张的,目前唯有郎酒一家。有说法称,郎酒占据了川酱的一半。

“六朵金花”之外,四川还推出了处于第二梯队的“十朵小金花”,同样备受瞩目。

2019年7月,四川评定的“十朵小金花”结果出炉:丰谷、文君、三溪、古川、远鸿小角楼、叙府、江口醇、潭酒、金雁、玉蝉入选。

2021年2月25日,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牵头拟制了《推动四川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(征求意见稿)》,其中明确指出要支持“小金花”及品牌企业做大规模,做强品牌,提升效益,强化分类指导帮扶,帮助企业加快成长。

小金花大多为浓香型酒企,其中潭酒目前主推酱酒且来势颇猛。

这样,川酱在品牌方面,就形成了第一梯队以郎酒领头、第二梯队以潭酒为首的局面(以酱酒为主,不计五粮液等以酱酒为辅的企业)。

03、川酱的三朵“金花”?

2021年,中国酱酒产能约60万千升,约占我国白酒产能715.63万千升的8.4%;实现销售收入1900亿元,约占我国白酒行业销售收入6033.48亿元的31.5%;实现利润约780亿元,约占我国白酒行业利润1701.94亿元的45.8%。

酱酒业超乎寻常的盈利能力,引发了各方的重视,这也成为四川发展酱酒产业的重要依据。

那么,谁能成为推动川酱发展的重要力量呢?

著名酱酒研究专家权图表示,按照2021年度企业营收规模,将酱酒企业划分为6个梯队,其中川酱之中的郎酒以100亿以上的规模位居第二梯队,潭酒位居营收10-20亿元之间的第五梯队。

起先定位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的郎酒,成功塑造了青花郎这一高端酱酒品牌,且在2019年创下净利200%以上的增速。

2021年3月19日,“郎酒庄园与世界级酒庄同行——青花郎战略定位升级发布会”上,青花郎重新定位为“赤水河左岸庄园酱酒”。

数据显示,2022年郎酒新生产酱香白酒4.5万吨左右,预计2023年年产能将提升至5.5万吨,预计2026年底,郎酒优质酱香白酒储酒量将超过30万吨(53%voL)。

第二梯队的潭酒,本以浓香见长。1990年,“潭”牌潭酒(酱香型)荣获“四川省优质产品”称号;随后其加大产能,很快成为中国最大的酱香原酒供应厂。

2010年,中国四川仙潭酒厂被国家统计局和食品工业协会权威认定为“全国酱香型白酒产销前三强企业,排在前面的是茅台和郎酒;2014年,潭酒开启真年份战略,打造首款以“酿造年份”+“灌装年份”双标注的酱香型白酒。

据悉,潭酒目前除了打造自有品牌外,还有相当大的基酒业务。去年营收超过17亿,即主要来自瓶装酒销售业务和基酒销售业务。

此外,川酒集团也组建了川酱公司,据称其产能超万吨,储能超5万吨,近年来,其增势颇猛,成为川酱产业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不过,黔酱方面,其第一梯队的茅台营收规模超1000亿,其第二梯队的习酒、国台营收均超100亿,在营收规模100亿以下,其还拥有诸多的后备力量。

相较之下,川酱的第一、第二梯队与其黔酱差距甚远,这也意味着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,川酱依然处在一个待培育、待成长的位置。(原标题:“浓酱双优”战略下,后起之秀川酱能占几分天下?)

“浓酱双优”战略下 川酱能占几分天下?

赞 (12)